31年前那架被击落的飞机加速了苏联解体,如今马航事故是否会促

2020-08-10 新奇乐园

作者:Sergey Radchenko|翻译:吕佩庭

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17班机,在7月17日飞越乌克兰东部分离省顿涅茨克(Donetsk),疑似遭飞弹击落,这起悲剧让我们不禁忆起1983年同样被击落的大韩航空007号班机(KAL-007)。

,一架大韩航空波音747班机从纽约前往首尔的途中偏离航道进入苏联领空,遭苏联苏恺Su-15拦截战斗机击落于俄国东方的库页岛(Sakhalin Island)外海,酿成机组人员与乘客共269人罹难。除了中国在联合国对苏联谴责投票中弃权之外,全世界都对这起事件感到又惊讶又愤慨。莫斯科最初便直接否认,并表示苏联曾试图「协助」班机飞往附近的小机场,在这之后也曾朝此班机的航道发射曳光弹示警(注)。

不到一个星期后,莫斯科承认班机已被击落,但将责任归咎于此架「间谍机」的驾驶员。莫斯科认为,因为驾驶明知进入了限制领空,却仍未注意到苏联的拦截机,但许多说辞在之后被揭露为谎言:例如后来全世界都知道当时大韩班机遭击落前根本未收到任何警告。

然而,俄国当时深信班机正在执行祕密任务的说法或许并非故意捏造,而据1983年12月国家安全委员会(KGB)及国防部呈给苏联领袖尤里‧安德罗波夫(Yuri Andropov)的报告中显示,这样的说法更是「无庸置疑」。但这篇报告也可能是国安会与军队为了规避责任而故意误导安德罗波夫所做。

大韩007班机击落事件,重重地打击了苏联的国际形象,美国总统雷根就表示:「这是野蛮的行为。」「这是一个肆意枉顾个体生命与人类生活价值的社会,且是个不断扩张与强占其它国家的社会。」这段言论在苏联之外的地方迅速广布,南韩与日本则爆发了集体游行,抗议者高举「冷血俄国人的屠杀」的谴责标语,并且烧毁苏联国旗。

31年前那架被击落的飞机加速了苏联解体,如今马航事故是否会促Photo Credit : AP/ 达志影像

苏联的搜救方式让怒火烧得更加猛烈,他们不但将国外的搜救队阻挡在坠机地点之外,连日本巡逻艇津轻号(Tsugaru)的武装,都在进入苏联港口涅韦尔斯克(Nevelsk)前被完全卸除后才允许进入,载走一堆堆从搜救过程发现的鞋子与衣物。同时,飞机残骸与不成人形的尸块却沖上北海道的岛屿海岸,惊恐又哀伤的家属集结在日本海上的邮轮,呼喊着已死亲人的名字,如同今日在航班起点阿姆斯特丹与终点吉隆坡的家属一样。

从大韩班机击落事件发生到安德罗波夫在1984年去世的期间,是自1962年古巴飞弹危机后,苏联与西方关係最为紧绷的时刻。苏联领袖害怕华府对苏联先发制人发动核武攻击,1983年十一月在欧洲布署的潘兴飞弹(Pershing missiles),明言苏联就在5分钟的核弹歼灭射程之内,而苏联情报局接获任务,负责观察任何核武攻击的可能。

莫斯科的恐惧在同年被称为「Able Archer 83」的北约例行演习时攀升至最高点,这场演习模拟对苏联的核武攻击,却被莫斯科错误解读成实际攻击,还好,最后因苏联军事指挥中心官员的冷静判断,才避免了这场末日灾难的发生。

仔细回忆,大韩班机的击落可说是苏联瓦解的启点。在这之前,苏联在1979年入侵阿富汗,而西方终于在1981年波兰实施戒严后警醒,随即展开对苏联的制裁,而在大韩班机事件中,苏联的处理方式更暴露出苏联体系的道德败坏,加深了对莫斯科的国际孤立。要克服这样的孤立、降低战争意外的发生并恢复俄国在国际上的声誉是需要莫大努力,米哈伊尔‧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后来便开始着手改变苏联的外交政策,带动与美国的友好外交、收回在欧洲的势力,最终,结束了苏联。

31年前那架被击落的飞机加速了苏联解体,如今马航事故是否会促
美国前总统雷根和苏联前总统戈巴契夫。

马航班机的击落事件,让普亭陷入以为模範的安德罗波夫的同样处境,如同1980年代早期,今日俄国同样因为在乌克兰的行为,面临了国际孤立与西方制裁,莫斯科与西方在对彼此观点与行动的了解有越来越深的鸿沟。在某些方面,对普亭来说,情况甚至可能比当年更糟。在1980年代,苏联大多数民众未能感受到东西方的冲突危机,而今日俄国民意却因高涨的民族主义狂潮及恶性的反西方宣传政策而火上加油,因而大大束缚了普亭的策略拟定。

1983年,真正破坏了苏联的地位,其实是公然的谎言及对国际调查不合作的态度,而普亭在这方面的历史记录更是令人担忧。还记得,普亭在2000年就任总统职位后,便开始了一系列的谎言,同年8月,俄国库斯科(Kursk)核子潜艇沉没,莫斯科拒绝外援、怪罪北约,还处分了一间具自由立场的俄国媒体,只因该媒体批评政府的救援反应差,具报导指出,无数哀痛的家属在潜艇沉没事件后被普亭无情的评论触怒,当时他对潜艇的噩运短短地说了一句:「沉了」并伴随着一丝冷笑。

至今,俄国与西方的关係是自1983年以来的最低点,而普亭再次将这起事件怪罪于乌克兰当局也不令人意外。俄国媒体为了替亲俄分离主义者规避罪责,做了相关报导宣称将马航班机击落的是乌克兰空军。虽然乌克兰在正进行的调查不能减少相关责任,但普亭先发制人将罪魁祸首指向基辅,可是个大错误。拒绝承认此事件可能由亲俄民兵所造成,或许会导致这位俄国总统冒着道德被质疑的风险,变成一个狡辩者与犯罪共谋。

一旦调查显示亲俄分离主义者需为空难事件负责,只需普亭一个明确的谴责就能避免道德破产,但同时也会大肆扭转俄国人对分离主义者的支持,这对克里姆林宫确实是个痛苦的抉择。惯于欺瞒与散布不正确资讯的普亭,这次很明显地也想随意应付这最新的败退,但这只会为俄国与西方的关係带来更大的危机。1962年的古巴飞弹危机至今仍记忆犹新,1983年的战争危机伤疤也仍隐隐作痛,当年所幸没有酿成太大的悲剧,但这一次,全世界还有没有这幺幸运,就无从得知了。

但以另一个角度思考,这次的马航事件或许如当年大韩航班击落事件一样,成为俄国外交政策的转捩点,如同戈巴契夫,开启一个能与西方共同促成更多和解与友好外交的局面,这个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端看普亭愿不愿意去抓住而已。

(注)《Foreign Policy》更正:1983年苏联原本宣称他们在击落大韩007号班机前曾发射曳光弹,这篇文章早先的版本并未提及。

31年前那架被击落的飞机加速了苏联解体,如今马航事故是否会促
民众聚集在荷兰大使馆外献花,表达对MH17罹难者的哀悼。Photo Credit : Reuters/ 达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