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澳大桥崩塌6移工罹难引发船东、渔工职业工会互槓

2020-06-21 新奇乐园

南方澳大桥崩塌6移工罹难引发船东、渔工职业工会互槓

宜兰南方澳本月1日发生跨港大桥崩塌事故,造成6名外籍渔工不幸身亡。

跨港大桥崩塌事故发生后,被称渔工姊姊宜兰县渔工职业工会秘书长李丽华指出,「如果他们在岸上有个家,也许就不会被天外飞来的一条桥压死了。」李丽华并说,外籍渔工适用劳基法,但船上好像化外之地,夜间加班、一例一休,在船上从未落实;这次断桥事件更凸显外籍渔工急需在岸上有个家,政府应该严肃看待外籍渔工的居住正义和劳动权益。

针对李丽华所指,南方澳船东、渔民则指控遭霸凌,并于今日召开记者会澄清;他们说,本月1日,宜兰县苏澳镇发生南方澳大桥崩塌意外,瞬间压毁桥下三艘等待加油的渔船,导致六死十二伤的悲剧。第一天担任义消,前往事故现场救援的新台胜江姓船东,竭力忍住情如家人的印尼籍与菲律宾籍渔工命丧异乡的悲伤与财产损失的心情,投入救援,但在第二天,江姓船东眼见自己的外籍渔工仍受困在断桥下,终于情绪崩溃,蹲在码头旁嚎啕大哭,希望救援单位能够赶紧救出他们。这一幕,许多人仍记忆犹新。

正当南方澳陷入愁云惨雾之际,近期,宜兰县渔工职业工会秘书长李丽华藉由南方澳断桥事件,对媒体指控渔船主僱用外籍渔工充当廉价劳工、不能上岸居住等情事,忍无可忍的渔民群情激愤,今天上午11时许,在该会三楼召开「渔民反霸凌 反不实指控记者会」,现场许多渔民,踊跃发表自己的意见,部分渔民也勇于站出来接受媒体採访。

董姓渔民说,岸上的人,不知道渔船、渔业的性质,像是海军、海巡,出勤时也是居住在造价几十亿元的舰艇内,他们也是睡在狭窄的船舱内,也没听他们说没有居住人权。渔船设施并没像军舰造价这幺高、吨位这幺大,船长、轮机长跟渔工,吃睡都在船舱。

县议员林棋山表示,值勤的海军住在那?海巡住在那?商船船员住在那?所有的船员都是住在船上,休息时,没有作业的时候,他们才会回到陆地上,我过去也讨海过,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海军甚至还睡在狭小的三层睡铺内。另外,船主扣薪一事,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是刚用外劳的时代,因语言不通的问题。对渔民来说,外籍渔工就像是自己的家人,有发生冲突,这也是一小部分的个案,这样汙衊渔民,这我们不能接受。

在旁旁听的陈姓民众说,他去千里迢迢赴澳洲打工,也是「外籍劳工」,食宿也是自己要负担,使用者付费,并不是全由雇主负担。回到台湾工作,自己的吃住也是自己付费,雇主难道会提供吃饭钱跟住宿费吗?

吴姓船长说,这不实的指控相当严重,渔民是专业的,出海时我也是这样睡,也是这样滚来滚去,海军、海巡也是一样。我是因为不认识字,所以才去讨海,不然我也想在办公室吹冷气。讨海人的辛苦就是这样。我们疼惜外籍渔工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们为了印尼渔工,因为他们不吃猪肉,我现在也不吃猪肉,都配合他们吃鸡肉,我的船上四位印尼渔工,每个月都会给他们一大箱的鸡蛋。因为一直吃鸡肉,现在在家里吃饭,都不敢吃鸡肉,因为吃到怕。如果有不肖的船主,就请公开船名,不要随便乱抹黑全部的渔民。

林姓船长说,每个月除了薪资外,每个月都会给他们奖金,像是今年,也曾发过一个月最高18000元的奖金,每个月都有,外籍渔工领取奖金,也会在清册上签名做为证明。

记者会上,众人凝聚三个重要诉求,第一,休渔期间,薪资都有发放,甚至薪资归薪资,奖金归奖金。第二,希望媒体要平衡报导,也要报导渔民说法,而不是只有报导李丽华的单一说词。第三,照顾渔工之虞,为何会对外募款?希望李丽华可以对大众说明,若没有对大家座谈、说明,不排除串联渔民对该工会进行抗争。

最后,参与记者会的渔民们怒吼:渔民!反霸凌!渔民!要真相!李丽华!要道歉!要李丽华给渔民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