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损人也能展现风趣,培养「接纳型幽默」的三个重点

2020-06-14 视界知识

研究幽默感的科学家罗德.马丁对「接纳型幽默」的定义是「一种人际形式的幽默,可以让人感到放鬆愉快,并改善关係」,而且这种幽默也能够卸下人与人之间的心防,提供发展连结的空间。

我把这种幽默称为「健康的幽默」。健康的幽默不像讽刺挖苦、带攻击性的戏弄或其他不健康的幽默型式。健康的幽默能产生正面效果,例如与他人建立更佳的连结,而且这种幽默遵循一项指导原则:幽默不应该让人不高兴,相反地,幽默应该要让我们觉得很棒、很开心,并且有连结感。

在我刚开始观察大家的幽默感时,以为拥有玩乐智能的人会很有趣,也就是说他们随时都在讲笑话,而且多半都把生活看得很轻鬆。结果让我很惊讶,事实不一定如此。虽然他们不见得更有趣,不过在互动过程中,他们展现幽默时犯错的机会似乎比较少;换句话说,拥有玩乐智能的人看起来是能避免不健康幽默的专家,他们绝大部分的幽默交流都根植于健康幽默的观念中。

不过,具备玩乐智能的人该如何在社交互动中把「错误幽默」减至最少呢?

1. 想像力+自嘲

我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归结为:「防护措施」(safeguards)──拥有玩乐智能的人(有些有意识、有些是潜意识)採用各种防护措施以降低出错的情况。举例来说,让我们回想一下,「想像力」这项玩乐特质可以用来让人换位思考。谈到幽默的情况时,具备玩乐智能的人能使用这种因想像力产生的同理心,藉此看清冒犯别人的界线在哪里。藉由快速看清楚界线,具备玩乐智能的人在展现风趣时,就比较不会越矩。

同样地,再回忆一下,本书(编按:《玩乐智能》)前面谈到社交力的谦卑,这种态度经常以自嘲的方式展现,自我贬低的言行既不具威胁又脆弱,能让他人参与其中,也不太可能会冒犯到别人。

换句话说,具备玩乐智能的人可透过想像力看到他人的底线,并且使用自嘲式的谦逊幽默,以这两种方式预防出错。

2. 笑点低

我也发现拥有玩乐智能的人通常笑点比较低,这也是他们的另一项防护措施。不过这不代表他们是随便笑笑或笑过头,而是他们在潜在的幽默情境下,大笑的可能性多过不笑。他们的笑声能让心情轻鬆愉快,从而促进身体健康。

有趣的是,笑点低和我们与他人连结的生物学有关,人类会开始和他人交谈的原因,最有可能是因为要建立并增进社会凝聚力。因为对话中只能容纳一定的人数,所以「笑」被视为是与更大群体交往和建立关係的方式。

罗伯特.普罗文(Robert Provine)医师是神经科学家暨心理师,在公园、人行道和商场这种自然情境中观察人群,发现到比起幽默,笑与人际关係的关联更密切。他指出,大家在社交情境大笑的可能性,比单独一人时要多出三十倍。他也发现,大部分的成人会笑,不是因为听了笑话,反而是在演讲中出现,而且时常是在讲者停顿时。

不损人也能展现风趣,培养「接纳型幽默」的三个重点

我在具备玩乐智能的人身上所观察到的另一项出错防护措施,就是有意识地让自己接触幽默。这听起来或许很老套,可是在我所经历的大部分面谈和观察中,我发现拥有玩乐智能的人非常重视在人生中体验幽默这件事。不管是来自媒体、表演或人际关係的各种幽默,具备玩乐智能的人都会花时间体验并珍惜这类有趣的经验,这有助于他们继续磨练理解力,好分辨出哪些是健康的幽默,哪些不是。

请你自问一个有趣的问题:「我重视幽默的程度,是否到了我会有意识地特别花时间『与幽默共处』?」当我问别人(和自己)这个问题时,发现大部分的人都以幽默的内在价值来衡量。但是这样衡量出来的意义,不见得表示我们在休闲时间里会把幽默视为优先考量。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一个人可能会说他/她有多重视幽默,却很少花时间寻找幽默。

在正式研究中,当大家被问及是否重视幽默时,大部分的回答都是肯定的(有谁会说自己不重视幽默啊?)举例来说,在寻找伴侣时,男人和女人都会把幽默当成首要条件之一。同样地,九十九%的行政主管认定在工作场所中发挥幽默感,对职涯发展很重要;八十四%认为,有幽默感的人,工作品质会更好;八○%则认为,如果想要成功融入企业文化,幽默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所以,我们都会说幽默感很重要,可是真的会花时间培养幽默感吗?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有没有把自己变成具幽默感的学生,以便了解幽默如何运作,并在生活中赋予幽默更佳的定位呢?这些问题还没有直接的研究成果,不过一些间接数据至少可以提供部分答案。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U.S. Bureau of Labor and Statistics)的调查数据,美国人平均一天花五.二六小时从事与休闲相关的活动,在过去十年里,这个数据一直维持在五个小时左右的範围。虽然我们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时间花在与幽默相关的活动上,不过看电视排在休闲活动首位,占每天平均休闲时数大约一半的时间(也就是二.八小时)。社交位居第二名,占每天平均休闲时数十四%的时间(四十三分钟)。

我们先来看社交,一如在一段友谊或恋爱关係开始酝酿时,我们应该要考虑一个人有没有幽默感。这不仅对维持长久关係很重要,在思考我们实际花了多少时间与幽默共处时,这一点也很重要。

至于看电视,问题在于我们花多少时间看有趣的节目,这方面的最佳数据来自尼尔森公司(Nielsen)。尼尔森显示出从二○○一年到二○一一年,情境喜剧在黄金时段的总收视率中垫底,而真人实境节目与电视剧则是最受欢迎的两个电视类型。

有趣的是,如果谈及飞机上的收视率,这份资料中的数据则是颠倒过来。在飞机上的娱乐系统中,比起真人实境节目或电视剧,大家更有可能选择观赏串流媒体播放喜剧。相较于与世界连结的上网或工作时间,我们是不是更常在超然或放鬆时(例如渡假或旅程中)寻找幽默呢?这一点很难确认,但是无论如何,我们的目标应该要着重在赋予幽默感足够的价值,进而有意识地选择花时间与幽默相处,就算不是在三万英呎的高空也一样。

最后,当我们谈到花时间与幽默相处的时候,相关数据并不是太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你自己是否愿意花时间与幽默相处,以及你是不是能够马上辨识出健康的幽默?如果你对以上问题的回答是「相处时间不够」和「不确定」,那幺就可能是提醒你要常常寻求一点幽默的信号。

具备玩乐智能的人,会使用想像力观看他人的底线,他们的自我解嘲和容易发笑经常表现在社交力上,还会找出幽默。以上这几点赋予了个人发挥幽默的最佳机会,以帮助他们与别人建立连结。

▶《玩乐智能》:「自发性」这项玩乐特质与慷慨有关,而且能促使人们更慷慨

书籍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