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挥霍上天给的礼物,挪威让石油财富创造世代幸福

2020-06-14 视界知识
不挥霍上天给的礼物,挪威让石油财富创造世代幸福

挪威人的快乐不是来自挥霍,也不同于不丹的遗世独立,而是来自对财富的节制与共享,妥善利用得天独厚的天然资源--石油,来实现平等与均富的社会。

独立媒体 Radio Free Europe 报导,挪威是世界第五大石油出口国,每年依靠石油进帐 400 亿美元,但挪威与其他拥有石油的俄罗斯、中东国家不同之处在于,石油创造的财富并不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挪威人有幸享受均富,挪威平均薪资比欧盟整整高出 50%,挪威也是全球收入差异最小的国家之一。

挪威的油都斯塔万格(Stavanger)

挪威的油田位于西南方的斯塔万格(Stavanger),1969 年发现油田之前,这里还只是个渔村,1870 年后鲱鱼捕捞量快速下降,渔村随即没落。而油改变了这里,1960 年挪威的生活水準差了瑞典或丹麦 40%,但现在远比这两个国家都高。

在这个城市港边停泊一艘来往于海外钻油台的大型运输船,城市内有一所新的大学、新的音乐厅、以及一些博物馆。城市外有一个大型温室,透过人工光照控制让寒冬中也能种植农作物。

不挥霍上天给的礼物,挪威让石油财富创造世代幸福 

挪威的海岸有 70 个钻油台,沿海城市的样貌都差不多,这些钻油台属于挪威国有企业或是特许经营,只顾用少量员工,但钻油与生产所需要的支持活动,几乎涉及挪威的每一个产业,石油是挪威的经济命脉。

石油就像魔戒一样让人着迷,它或许能带来财富,但也有可能让一个人或国家在一夕之间毁灭。挪威人深以「荷兰病」为戒,所谓荷兰病是 1973  年荷兰太过仰赖自然资源导致其他产业都衰退的后果。因此,他们让全国 500 万人因石油而富有,但也非常小心谨慎的对待。

世代幸福的秘密:石油基金

当 1969 年挪威进入黑金时代,挪威人将石油看作是不合格的祝福,大量的金钱进入政府预算,提升公共支出,但到 1972 年,挪威也步入长达四年的「荷兰病」症状。薪水增加、人们跑去黑金企业,工厂找不到人、外国人投资推升货币价值,使得其他国家无法负担高涨的挪威出口商品,而政府以发放补贴因应,让挪威陷入泥沼。

1976 年,挪威痛定思痛,决定走一条与其他产油国家不一样的路,他们有限度的让石油营收进入经济体系。最初,政府将国有石油公司赚到的钱,拿来再投资,寻找与生产更多的石油。但到了 1995 年,挪威人将这笔如洪水一样的收入,放置在一个特殊的缓冲基金,宁可留给后代子孙,也不要让它进入经济循环。

挪威政府规定,使用这笔基金进行基础建设,公共计划,以及投资金融市场的比例不得超过 4%。

在挪威的油都斯塔万格,有一所博物馆,里面展示挪威的钻油历史与技术,每年都有一万多名学生到此地参观,有趣的是这博物馆里头有一座超大的计数器,计算 1995 年开始缓冲基金即时的石油进帐金额,记者到访时,数字呈现 8,900 亿美元,相当于每个挪威人有 17 万美元在身。

居安思危,石油收入成创新后盾

官方说法是,这笔钱专门用于老人年金,也代表挪威并不仰赖石油致富,而丧失竞争力。

由于挪威谨慎的看待财富,使得他们另外一项得天独厚的产业--渔业,在压力之下得以蓬勃发展,挪威企业为了寻找高阶市场被迫寻求创新,才能养得起挪威的高工资,每个人都在寻找新的机会。譬如海胆养殖等高市场价值的渔业。

儘管他们成立缓冲基金,让这个国家可以维持高度多元的经济模式,但他们还是一直在创造未来,因为他们知道石油井总有枯竭的一天。挪威专家认为,石油量最多撑 50 年,虽然天然气至少还可以撑 100 年,但谁都无法保证。也有其他专家认为挪威石油在 30 年后就会枯竭,天然气也只剩 50 年。

但他们不担心,这笔可观的缓冲基金除了支付退休年金之外,当石油枯竭时,还有足够的资本可以发展新产业。挪威石油与天然气协会 Bjorn Vidar Loeren 表示,挪威的官员非常聪明且有纪律,所以就算黑金时代结束,我们也有钱可以发展其他产业,「我认为这是一个公平的概念,石油营收可让世代共享,而不是一味地在任何事上追逐顶尖。」

俄罗斯虽然也有缓冲基金的设计,但与挪威最大的差别在于,挪威政府是神圣地看待这笔钱,不像俄罗斯需要钱的时候就伸手进去。根据挪威中央银行,1998 年到 2013 年间平均石油收入占挪威与俄罗斯 GDP 的 15%,然而, 2013 年挪威缓冲基金累积的数字,已经是其年度 GDP 的 200%,俄罗斯只有 20%。

维京人的共享与信任文化奠基经济基础

挪威人到底是怎幺办到的?文章指出,这要归功于这个小国的历史,即维京时代平均文化的传统,当一群自由人在一个有领导魅力的人带领下,所有海上贸易与探险袭击的收获都必须共享,而这项传统在工业时代成为挪威的法律,确保天然资源共享,也奠定了今日社会的平等繁荣。

同时斯塔万格大学社会学家 Knud Knudsen 认为,挪威谨慎看待财富的态度,也是因为挪威人对彼此,以及对他们选择的政府具备高度信任,这个事实造就了挪威社会。挪威每年都是受访国家中人民对政府信任感最高,对生活满意度也最高的国家。

这说明了一件事,挪威的模式或许不适用于缺乏社会信任感的国家,但挪威经验仍可作为借镜。很多产油国家,尤其是新兴国家,通常不是把钱省起来,而是拿石油出口赚到的钱来投资基础建设,他们或许也需要创造一个稳定的基金,来保护他们不够多元化的经济,确保他们不会受到大起大落的油价冲击。

很多产油国家没有学到石油教训,若一个国家完全仰赖石油,其他产业就会灭亡,且他们的掌权者权力会极大化,拉拢忠诚者、打击反对者。最糟糕的状况就是,石油变成打击异己的奖励品,直到石油耗竭或国家走向灭亡,这个地方就不再有赢家,只剩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