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夫与死忠妻 雨后现彩虹──Tim Shirley的见证

2020-07-16 聚焦访谈

文字╱Sharon Lau 照片╱Jackie Au(部分由受访者提供)

位于加拿大的卡加利(Calgary),是继温哥华及多伦多以外的第三大城市。就读同一个中学的Tim及Shirley,是其中的一对于八十年代末来自香港的移民,并于当地经营中药材生意。

夫妇二人由零开始,努力打拼至今成为城中知名的店舖,本应欢喜快乐享受成果;未料事业有成的Tim发展外遇,而且对Shirley作出精神上的恐吓,曾经因吵架而三次撕毁她的《圣经》、丢掉所有敬拜CD,甚至想过用枪叫一家人同归于尽。在苦不堪言、求助无门之际,Shirley走进了教会,学习放下自己,把婚姻交託给全能上帝,不止息地为丈夫祷告。

***

故事从八十年代说起,那是一个经济发展的时代,也是移民潮的顶峰。Tim的家庭经营中国药材,爷爷及两个哥哥早已移居到卡城,他也想跟随之。于是中学毕业后,先在父亲的中药店打工。

「我几乎整天都泡在店舖内,早八晚九,一个星期只放半日假。试想想,哪有年轻人能捱得住如此枯燥的工作呢?」Tim曾一度告诉父亲想当警察、要放弃家业。「爸爸竟然很有心劝我,说:『如果你不做这份工作,如何有机会移民?』最初我甚幺都不懂,便听从了爸爸的话,慢慢地竟然做出兴趣来。」

至于Shirley,毕业后在销售中国的电子錶公司工作,后来二人成功申请独立移民,一起共赴华人稀少的卡城定居。

暴躁夫与死忠妻 雨后现彩虹──Tim  Shirley的见证

Tim和Shirley适应了冰天雪地的卡加利,年轻时本钱不多,但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初到异地  开店遭窃
成长于亚热带的Tim和Shirley,一下子跳进冰天雪地的异国。「当年我不是很熟悉加拿大,看见卡城的冬天很冷,很多雪,只有零下卅多度,哥哥却说只一条裤就够。」Tim笑说,他曾经问哥哥是否严寒就会停工,答案是一切照旧。「当时城中的华人甚少,如果在街上见到华人已经好开心。」

这一住,就是31年。「住下来其实好开心啊!」开始时,两夫妇为爷爷打工,一年后才开始自己生意。「当时太太18岁、自己20岁,就已经是店东,连顾客都问我们怎幺如此年轻?」Tim记得当时的本钱不多,情况有点艰辛,但「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一直咬紧牙关,直到三个月后店舖被闯入行窃。

Shirley说:「印象中开店三个月时,当日是中秋节,到达时发现后门被人打开,还以为是自己忘记关门,进店后发现被贼人抢劫。」他们感到徬徨、害怕,后来发现当地有三、四间同类型店舖一起被劫,目的是偷窃名贵药材。她续说:「当时半夜不断会吓醒,由于我们刚刚开始做生意,经验不多,感觉很无助。即使报了保险,却说不保这事情;加上我们要还货物贷款,几乎夜夜失眠。」

生意兴隆  婚姻破裂
庆幸的是,当地的行家愿意协助他们,慢慢重建中药事业。「1997年前,很多香港人移民卡城,带动了卡城的经济,我们开始有好日子过。」朋友形容Shirley是丈夫的忠粉,一直默默支持着他,她强调:「我觉得两夫妇是拍档,应该包容体谅。」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Tim开始住大屋、开好车,和Shirley生了三个女儿,日子逐渐丰盛。他羞愧地说:「我变得很骄傲,可以说是疯狂,看很多事情都不顺眼,包括太太所做的每一件事。只要有一点不中听,我会大发雷霆。」

从小到大被爱赌且借高利贷的爸爸影响下,他对冲突画面极为麻木,甚至会恐吓太太,拿刀指向她,又或用火威胁她。「女儿每日放学后,回家就立即把所有刀具收起来。曾经有一次,大女儿因为太害怕,她替我报警。」太太Shirley缓缓说出可怕的经历。

走投无路  踏进教会
活在崩溃边缘的Shirley,听从了朋友的劝告,走进了教会。「其实从小到大我知道上帝的存在,因为父母是天主教徒,小时候我跟弟弟妹妹有事情就会一起求天主帮忙。中学时,老师带我们去长沙湾教会,没想到上帝已经撒下种子。」
她很感恩,上帝在身边派下很多天使般的朋友,不约而同都是基督徒。「2007年发生的事情大到把我推向边缘,朋友说我可以向上帝祷告。」其中一个天使,就是乔妈(乔宏的太太)。「她对我说,爱是没有条件的,只需要把自己完全交给上帝,继续走下去。」

于是,Shirley试试相信上帝,内心开始感到平安,逼迫却越来越近。「先生不信上帝,甚至极度反对我的信仰。我在学习单纯的跟随主,他却说上帝让老婆背叛他,迫我丢掉圣诗CD、撕毁我的圣经。我跟上帝说,顺服祢的安排,即使离婚,我愿意相信祢的作为。」

回首过去  抱愧蒙羞
回望过去,Tim感到非常羞愧。「生长自破碎家庭的我,家境并不富裕,一切需要靠自己。直到拥有一番事业、成就,觉得是因为自己工作勤力。父母有拜神,所以我回到香港,第一件事便是周游于各大庙宇,包括黄大仙、车公及北帝庙等。」

活在满天神佛中的他,内心都是愤怒、操控,没有想像中的平安。「过去我经常做伤害别人的事,非常后悔。我拥有枪牌,曾经想过大不了全家去死,思想极之激进。」看见太太越信主越感恩,更让他无名火起三千丈,他哽咽:「我曾经呛她:『上帝帮助了你的生活吗?上帝给你吃饭吗?』我总觉得,一切是因为我的双手打拚,她和女儿们才得饱足。上教会不过是一种寄託,人生是要自己掌握的!若不是她上教会,我们的家才不会好事多磨……」

女儿都很害怕爸爸,然而太太一句恶言都不出口,不在孩子前批评爸爸。Tim说:「我觉得太太所做的都很无谓,纵使有婚外情,我仍然感到不开心。直到去到温哥华女儿乾妈的家中,某天灵光一闪,上帝对我说:『你要返教会!』后来竟然在店舖内碰到教会的牧师,我便跟她说:『我们返教会吧!』」能够想像当时Shirley的惊讶表情,事竟然就这样成了。

暴躁夫与死忠妻 雨后现彩虹──Tim  Shirley的见证

三个女儿从害怕爸爸到重新展露笑颜。

捨己之爱  真实见证
Tim认识了多伦多的好朋友Peter,他现任妻子是艺人郑敬基前妻,并肩负起照顾太太孩子的责任。「我很不解,为甚幺Peter可以照顾别人的孩子?更离奇的,是他写了五位数字的支票奉献给教会!何不拿这些钱来游玩呢?」后来,郑敬基在卡城教会办见证会,他才明白到朋友是出于爱心行事,原来基督徒与常人的思想不同,那是一种来自耶稣基督捨身的爱。

2012年,Tim正式接受洗礼,归到主的名下。Shirley形容,女儿看到爸爸的改变,感到不可思议,却极其感恩。「有朋友说,他没有可能会改变。我曾经到达律师楼门口等签字离婚,但不知道为甚幺,当天丈夫没有出席。现在回想起来,我的祷告有问题,不该是求主改变先生,而是应求天父先让我跟祂建立关係,做好自己,活出见证。」

Tim笑说,信主之后感觉变得轻盈了,全因所有重担都交给祂,而且非常认同信徒见证是别人信主最有力的基础!「如果返教会用心听道,的确帮到人生的每一段路。教徒信得正确,所做的事,所说的话,自然能成为他人的帮助。」从前偏行己路的Tim,由一言堂变成聆听者。「以前的我喜欢控制局面,走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一切有上帝的安排,不是自己说做就做。多读圣经,就会有启示及磨练,明白到自己的不完全及有罪,自自然然地改变自己。」

之前,Shirley被家庭医生发现胸部有纤维瘤,最担心的却是Tim。「我信上帝,也实在担心太太。家庭医生打电话告诉我她没事的时候,我都脚软了。」收线后,他开心地亲了太太一下。一脸笑容的Tim,牵着Shirley的手。在蓝天白云下的二人,散发着一种「回甘」的气息。这段失而复得的婚姻,相信属一杯「入口微苦,回味清甜」的上品好茶。(转载自香港影音使团《天使心》九月号)

暴躁夫与死忠妻 雨后现彩虹──Tim  Shirley的见证

Shirley因认识无条件的爱,在崩溃边缘被挽回;从前偏行己路的Tim,由一言堂变成聆听者。两人失而复得的关係如同回甘好茶。